钱柜777官网

  •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钱柜777官网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故事会 > 儿童故事 > 文章内容

    好猫爱德

    编辑: 笔趣网整理 来源: 时间: 2019-08-10 阅读: 次 在线投稿

      在第三小区居民楼一个阳台上,你可以看见有一个长得挺丑的男孩儿在那里大喊大叫,样子很凶似的。他正上小学,因为作文写得不怎么好,妈妈就给他请了一个家教,每周来家辅导两次,有一天下午,有人看见这个教师就象有什么恶魔在她后面撵着似的,尖叫着飞跑出屋子,跳上自行车,两腿飞快地蹬着逃走了,第二个来做家教的比上一个逃得还要快,当第五个家教老师大喊大叫着从屋里逃出来时,再也没人愿意到他家去做家教了。大家觉得这个男孩子一定是非常可怕的。

      中文系的芳芳利用暑假这段时间勤工俭学,看到了招聘广告找到了这里,当然她听也到了一些风言风语。但是当她走进这户人家后,发现男女主人都是有身份的人,平时总有饭局,只有孩子在家,一只猫伸开身子躺在靠窗户的一把椅子上打呼噜,除此以外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那个男孩子一副不好惹的样子,自己在一边玩,看也不看她一眼。不看还好,如果不幸被他看上一眼,芳芳还真的有点忐忑不安呢。

      有一天,孩子的爸爸妈妈又出去吃饭了,孩子上街去买食品,只留芳芳一人在屋,这时她却产生了有人在背后观察自己的感觉,她以为是那个孩子,等转过身来,却看见是一只猫,它坐在身后边看着她,边舒服地伸着懒腰,打着哈欠。

      

     

      这是男孩儿家里养的一只名字叫爱德的金黄色的猫,如果仔细看,这只猫很奇特,一般的猫脸毫无表情可言,这只不同,它不但有表情,而且表情丰富。

      “好可爱的猫咪,过来。”芳芳向它招手说。

      这只猫摇着尾巴犹豫地盯着她,好像在思考该不该走过去。芳芳却毫不客气地拽着它的尾巴把它拖了过来。

      “喵——”猫疼得叫起来,突然说道:“真是没礼貌的女孩儿,慎重声明,本猫仅供远观,禁止触摸。”

      芳芳马上松开了猫尾巴,尖叫起来:“啊——”

      一条毛巾马上递过来:“求你,别叫!” 芳芳用毛巾一下把嘴捂住,但仍有一个尾音留在空气中。

      “是你逼着我说话的,这可不怪我,” 猫连连安慰着她,叫她别害怕。好久,芳芳才恢复过来,现在她知道那些老师为什么逃跑了。

      “知道吗?你的模样就像世界末日来临一样。”猫捻着几根金黄色的胡子:“是的,是我把那些老师吓跑的,真不好意思。也是她们的胆子太小了,猫有什么可怕的,就算是我会说话。真是没缘份。刚才我拿不定主意跟不跟你说话,我怕你也像她们一样大喊大叫着跑掉——你为什么没跑呢?”

      “如果你不挡在门口的话。”

      “噢?”猫并不躲开,而是上前一步。“我叫爱德,你叫什么名字?”

      “芳芳。”芳芳退后了一步。

      “别怕,我不挠你。你有十八岁吗?”

      “刚好十八岁。”

      “嗯,长得挺清纯的,也很可爱,我喜欢。把手伸出来,让我看看,别怕,我不会咬你的手指头,它们多漂亮啊。我屋里有个戒指,戴在你这样的手上正合适,一只很漂亮的戒指,想不想去看看?”

      “不。”芳芳说。

      “为什么不?难道我会伤害你吗?我向你发誓,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去吧,看看我的首饰,然后挑一个。我没骗你,走吧。”

      就在这时,门响了一下,孩子回来了。猫马上跑开了。孩子进屋时,它正躺在地毯上打呼噜,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等我吃完这些东西再学习吧!”男孩子粗鲁地说。

      “好吧。”芳芳马上回答。她正想安静一会儿,把刚才发生的事好好想一下。

      等男孩子回到自己房间,猫又慢条斯理的踱了过来。“大家这里有好几间卧室,虽然房子建得不太好,但卧室倒相当舒适。你不参观一下吗?”

      不等芳芳做出回答,它已经先自打开了许多房门。“这是我主人的卧室,这是孩子的卧室。这是我的。”它指着阳台上一个角落说。接着它又打开另一扇门。“这是你的房间,你在这里休息。这是你的床,它很舒服。”www.biqu5.com 儿童故事大全

      “如果我明天还能来的话,我会在上面休息的。”

      “你会来的,我敢打赌。”嗒,猫打了个响指。这个动作把芳芳吓的直眨眼。

      第二天芳芳正在自己房间准备课程,忽听扑嗵一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从小窗子掉了进来,落在她摊开的书本上。芳芳吓得惊叫了一声。

      “喵,对不起,是我。”猫弄出一个安慰的笑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我敢保证,美国总统都听见你的叫声了。”

      “讨厌,你吓了我一跳!”芳芳说。

      “没吓坏吧?”

      “还好。你不知道爬窗子很没教养吗?”

      “谁让这房间正好有个小窗子。”

      “这窗子你爬过多少次了?”

      爱德愉快地笑了,牙齿闪着洁白的光芒。“家常便饭。不过现在我变得挑剔了。爬上来不容易,窗檐很滑呢,只有为了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我才肯冒险。记得我第一次顺着窗子爬进来时,那个老师的样子太有趣了,她斗鸡了一双眼睛看我,好像我是什么妖怪似的。‘我可以效劳吗? ’,我就是这么问她的。结果你猜她怎么了?”

      “倒在地上了?”芳芳问。

      “真聪明,答对了!”嗒,猫又打了个响指。

      “我觉得你说话的样子有点油腔滑调,有点像什么来着……”

      “花花公子。”爱德呲牙一笑。“我看上去像一只很坏的猫是吗?”

      “是的。你这一套腔调跟谁学的?”

      “社会使然。整天生活在人类中间,难免近墨者黑。”

      “好了,我该讲课了,你自己去玩吧。”芳芳下了逐客令。

      “怎么?我只想和你在这里坐一坐,一起看看窗外的景色,不可以吗?”

      芳芳呼出一口气,感到有点透不过气来。“算了,不备课了,我出去走走。”

      “好啊,愿意陪同!”嗒,爱德又打了个响指。

      傍晚时分,芳芳和这只叫爱德的猫走在一条清静的小街上,影子一长一短。夜空中一直传着爱德喋喋不休、抑扬顿挫的说话声:

      “……总之呢,你不能独自到街上去,必须得有人陪着。这个世界到处是恶狗、坏蛋和骗子,像我这样的好猫并不多见。”

      “求你了爱德,别再喋喋不休了。一只猫会说话本来就让我受不了,而你又是不停地说,更让我受不了啦,我只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那好,再见。永别了。”猫转身就走。

      “什么?永别了?”

      “是你说的,不想再看见我了。”

      “可我没说永别呀。”

      “那就是说你不想赶我走?想听我继续说下去?好吧,给我三秒钟的休息时间,本猫解个小手,方便过后,马上回来,后面的故事更精彩!”它说完,连蹦连跳地走了。大约半小时后,它又跑回来。“我来了!”

      芳芳觉得自己真的快晕了。

      “……我喜欢光着脚丫,无所事事,在大街上到处游逛来打发日子,或者在周末的黄昏时分蹲在最高的墙头上,看人来车往。有个问题是,我还要躲开街头那些恶狗,这里的狗出奇地多,它们身上都带着一种病毒,真是可怕。可是如果是我遇到这种狗,就该它们倒霉了,我会逗着这条大狗尽情地满大街追我,累得舌头直垂到地面……请等等,本猫解个大手。方便过后,马上回来,后面的故事更精彩!”

      在她们又一次散步的时候,这只猫故伎重演,又突然匆匆忙忙地跑掉了。这次芳芳跟踪了它,发现了一个秘密:

      爱德猫根本没解手,而是走到一幢居民楼旁站下,捡了一颗石子,朝二楼的一扇窗扔去。不一会儿窗户打开了,露出一个胖胖的猫脑袋。

      “爱德?是你吗?”一个声音悄悄地问。

      “还能是谁?”只听爱德说:“听着,把篮子送下来。”

      “稍等。”

      爱德猫等待着,最后窗口上出现一只装满了食物的篮子,摇摇晃晃慢慢吞吞地被放了下来,拴着它的绳子是由一根腰带、两双长筒袜、一件浴衣接起来的。爱德拿下那只篮子,去了另一个街区,把它送给几只在街角乞讨的野猫。

      等猫跑回来的时候,芳芳详装不知内情:“你方便的时间可真长啊。”

      “哦,我顺便去看了一些朋友,一个是肥肥胖胖、油光满面、养尊处优的家猫,另一些是整天游荡在外,靠垃圾桶过活,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野猫。交不同的朋友,会让你有不同的见识。这些见识都是宝贵的素材,也许将来我可以用它们写写小说什么的。”

      “你干嘛不写呢?”

      “两个原因。一,我不是托尔斯泰;二,我懒。”

      “第一个原因就足够了。”芳芳说。

      “如果你说我在写作方面完全无能,那你就错了,在这方面我有些天才。有一次我差点儿写了一个侦探小说。”

      “吹牛。”这句话芳芳是用英语说的。

      “以为我听不懂英语?我可是聪明的猫,告诉你,我没说大话,那天我突然有了一个灵感,有了一个特别好的故事。”它用手指头掏着鼻孔说:“你听好:有一户人家,一家三口,一天晚上,妈妈神秘地失踪了,警察的调查一点结果都没有。过了一段时间,爸爸也不见了,情况相同。最后他们的儿子也不见,只剩下他们家的一只猫。绝望之余,这只猫决定自己去寻找主人。它运用了侦探小说中惯用的判断法、推理法、分析法、归纳法等等,得出了一个结论,后来呀……”

      “后来怎么样?”

      “还是等到我写出来出版之后,你自己去读吧。”

      “你真可恶,爱德!”

      “谁说的,虽然有一点点坏!可我是只好猫!”

      芳芳咯咯笑起来,说真的,她渐渐地喜欢上这只猫了。

      一个女孩子和一只猫就这么熟悉了,成了好朋友。如果某一天芳芳来这里听不到猫的唠叨,还觉得少点什么呢。请看看芳芳赶来上课的情景吧,只见她从屋里跑出来就跳上自行车,两腿飞速蹬着赶来,快的像参加奥林匹克竞赛。这让男孩儿家的邻居都感到莫明其妙。

      讲课完毕,跟一只猫聊天是芳芳最大的享受了。比如下面的谈话,她们是趴在床上脸对着脸聊天的,芳芳还用手玩弄着猫的一根胡子。

      “我说芳芳,你想知道我的乳名叫什么吗?”

      “想啊。”

      “但是有一个要求,听了不许笑。”

      “好啊。”

      “我的乳名叫做‘臭蛋’。”

      “咯咯咯……”

      “我说了不许笑!以后我什么也不告诉你了!”

      “对不起,爱德。”

      “如果我告诉你我妈妈叫什么名字,恐怕你更要笑了。”

      “是吗?她叫什么?”

      “打死我也不说!”

      “不说算了,我也不想知道。”

      “我还有一个哥哥,两年前大家生生被人拆散,再没见过面。听说它去了另一个城市,我一直想去找它,也不知它过得怎么样,真的很想念它呀!”

      “这个故事是真的吗?”

      “你这么问真让我伤心,我像是说假话吗?”

      “我从来不知道你哪句话是真的,哪句是假的,但我还是愿意听,说说你的兄弟吧。”

      “可我现在忽然想睡觉。”

      “怎么?”

      “要是吃得饱饱的,谁都会懒洋洋地发困,岂止猫,人也一样,这是正常的生理本能。就是这样,我睡了,呼噜——”

      “真是贪睡的懒猫!”芳芳感到很无趣,她只好怏怏不快地去给孩子上课了。

      有那么几天,猫突然不见了踪影,好几天才回来。芳芳又跟踪了它,这次她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她决定好好问问爱德,看它怎么说。

      “喂,你这两天都做了什么坏事了?”散步的时候芳芳问。

      “我?坏事做了不少。我比较能容忍别人对我的误解,比如树上那些鸟儿,竟然说大家偷吃他们的孩子!我有时爱在树下打盹,或者蹭我的背,舔我的脚掌,但我没上过树。你明白什么叫瓜田李下之嫌了吧?其实我很容易就能爬上那树去吃掉它们的孩子,不过最终我还是没有爬上去——为什么呢?我也说不清,总之,当你自己有了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你就会明白。”

      “你有了孩子吗?”芳芳问。

      “当然,我要定期去看望我的四个私生子,我发现他们都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恶习……跟你透个风,千万别对人说,街那边的咪咪也喜欢上了我……”爱德忽然打住话题,匆匆朝别处跑去,不一会儿又跑回来。

      “又干什么去了?”芳芳问。

      “方便一下而已。”

      “哦。”芳芳会意地点点头。它准是给那些野猫送食物去了。

      爱德说:“刚才说到哪了?”

      “你说到一只叫咪咪的小猫。”

      “噢,咪咪。她刚有了三个儿女,是我的。”

      “你又有了私生子?”

      “我能说什么呢?你知道,人类也是这样,一旦成名了,就会有人来找你,说她的儿子是你的,又打官司又告状。其实是不是我的儿子,只有天知道。”

      “……”芳芳看着它。

      “别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告诉你,我有点心虚。”

      “别骗我了。我知道你并没有私生子,那几只小猫只不过是你收养的,是不是?还有,你每次不是去方便,而是给那些流浪猫送吃的。”

      “……看来你都知道了。”

      “可你为什么说谎呢?”

      “没事就说说小谎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猫不以为然,用指头大力挖着鼻孔说。

      “为什么做好事也要说谎?”

      “为什么?因为人类喜欢嘲笑说真话的人,总是不愿意相信真正的美德,所以我爱说谎,也是情非得已。这个世界就是一个谎言的时代。你没发现如果没有了谎言,这世界就不再美丽了?”

      “我不喜欢你的这种说词,什么‘这个世界’,什么‘谎言时代’,不要乱发议论好不好?你真是一只愤世嫉俗的猫。”

      “社会使然!整天生活在人类中间,难免近墨者黑。”

      “爱德,我告诉你,我发现你虽然爱说点小谎,看上去坏坏的,但本质是好的,又善良,又侠义……”

      “而且可爱至极。”爱德补充道。

      “虽然嘴上愤世嫉俗,但实际上重情重义……”

      “而且聪明至极。”爱德又补充道。

      有一天晚上,芳芳和猫一起并排坐在最高的台阶上,看天上的月亮。

      “爱德……”

      “我在这里。”

      “暑期要结束了,我马上就要回学校了……”

      “噢,我知道……”

      “爱德……”

      “我在这里。”

      “我想我不会是爱上你了吧?爱德?”

      “那就爱吧,我是一只好猫,爱我没有错。”

      “我还想流一点依依不舍的泪水呢。”

      “那就流吧。”

      两个都不说话了。过了一阵,芳芳又说:“爱德,我想,也许我能养一只猫。”

      “是的,女孩子该养一只猫,尤其是我这样的好猫。”

      “那你同意了?”

      爱德垂下头。“我该怎么说呢,我生下不久就到了这里,熟悉了这里的一切。他们固然有些缺点,对我不够好,有时不让我吃饱,男孩子生起气来就揪我的尾巴,但这一切并不足以让我抛弃他们跟你走,因为我是一只好猫……”

      他们又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该说些什么?”芳芳问。

      猫仰望夜空:“什么都别说,看看景色吧,多美呀,你不觉得吗,月亮高悬空中,像一张明亮的脸。上帝正沉默不语,大家也沉默不语。”

      “好吧。”

      于是,在月光下,一个女孩子和一只猫坐在一起仰望夜空的身影投到地上。猫和女孩子都沉默着,她们的脑海中涌现出无尽的遐想,这画面是这样地简单、美丽和自然……

      [作家概况] 李丽萍,儿童文学作家。辽宁省作协签约作家。1971年生于阜新,专事儿童文学创作。喜欢吹笛子和葫芦丝。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全国数十家报刊杂志发表小说、童话作品数百万字,作品多被权威刊物选载或转载。出版有长篇小说《矮仙和大家家的后花园》《女巫在夜里飞行》等,童话集两本。童话《我的大鱼朋友》曾获“中日友好儿童文学奖”,童话《怪房子》曾获全国童话大赛二等奖等。

    上一篇:公主与牧羊人的故事 下一篇:啄木鸟,你在哪里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