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777官网

  •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钱柜qg777官网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背后诡异的眼神

    编辑: 王顾岸 来源: 时间: 2019-09-28 阅读: 次 在线投稿

      文\王顾岸

      这种奇怪的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娟娟回想,最近上下班每次进出单位大门都觉得不自在,隐隐约约地,似乎有什么东西贴在她后背,令人心里不安。

      娟娟是这家医院的护士。从省城护理学院毕业后,先在省城一家大医院实习了将近一年。原本可以留着省城,但因为是独生女,父母不希翼她留在外地,所以才回来应聘进了家乡这家医院,上班才几个月。本来,作为一个姑娘,特别是漂亮的大姑娘,走在大街上或其他什么人多的地方回头率很高,娟娟早已习惯了被人注目,或大胆的对视,或躲闪的偷瞄,她都不太在意。但近日这个不同,在自己单位大门口,这种感觉有点异样,而且越来越强烈了。是不是幻觉?娟娟内心责问自己。不,不是幻觉,应该是一种直觉,是潜意识里的一种警惕。

      这天上班,在穿过大门快到停车棚刚跳下自行车的瞬间,她终于忍不住猛地一回头,果然,有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对,没错,是门卫室那个老头!

      娟娟一边朝病房走,一边回想,之前没太注意过,这老头好像也是新来不久,她刚上班那阵没见过。

      下班的时候,娟娟远远地就朝门卫室这边看了一眼。门卫室保安有好几个人,大都是三四十岁,那老头明显年纪偏大,看起来有点特殊。他坐在门卫室门口的椅子上,真的正朝她这边瞅着。经过门卫室时,她用余光看清了老头。大概六十岁的样子吧,或者岁数更大些,额上几道深深皱纹,让人很难判断他的年龄。胡子刮得倒很干净,明显被太阳长期暴晒过的脸,黑黑的,还有点泛黄。凭她当护士的经验,娟娟判断那个黄色似乎是病症。一身崭新的保安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有点别扭,一点儿也掩盖不了他的农民身份。经过门卫室门口,在最靠近老头的瞬间,娟娟若无其事地朝老头瞟了一眼。那老头急忙转头,但已经来不及了,四目快速碰撞了一下。娟娟看清了那双眼睛,呆滞、浑浊,灰暗得像死鱼的眼一样。娟娟骑车出了大门,猜得出那双眼仍在她的身后盯着。娟娟心里骂道:老不正经!

      弄明白了是这个糟老头在背后偷偷盯着她,娟娟反倒放心了,不再疑神疑鬼。次数多了,她也无所谓了。这种事,没法追究,你说他看你了,他说他没看,永远说不清。再说,即使证明老头多看了你几眼又怎么样,谁规定不准人家看你一眼?

      

     

      还有,娟娟发现这个老头似乎和院长关系不一般。她偶然见过院长在门卫室门口与老头聊天,很熟识的样子,绝不像领导检查工作。娟娟猜想,说不定这老头和院长沾亲带故的呢,要不然怎么能要他那个年纪的来当保安?

      果然,几天后在别人的闲谈中,娟娟无意中听说那老头是院长乡下老家的人,不一定是亲友,但肯定是同村的,老熟人。所以,她几次想把老头谋图不轨的举动告诉男朋友都没说出口,怕闹出什么误会。

      有一次,娟娟临时有事走着出大门,竟然发现老头就跟着她身后。她故意放慢脚步,估计老头快靠近的时候,娟娟突然转过身来,杏眼圆睁,低声怒道:“你干啥?” 几步之遥的老头猛吃一惊,结巴地答道:“没……没干啥呀!” 吓唬一下得了,娟娟也不纠缠,转身走了。从此,老头收敛了不少。但娟娟知道,每次进出大门,老头仍然偷偷看几眼她,只是更隐蔽了些。

      还有一回,娟娟清楚地看到老头在门卫室窗子里面,隔着玻璃朝她张望。那样子,实在让人生厌。

      两个月过去了。终于有一天,下班时下雨了,男朋友来接她回家。刚到大门口时,听到老头喊她:“娟……娟儿,有你的快递。”对,快递是她让快递小哥放在门卫室的。

      但这老头,知道她的名字?竟然还喊的是她的小名。娟娟陡生一股厌憎,我的小名,都是你喊的?!男朋友打着伞等在门口,她跟着老头走进门卫室。老头双手将包裹递上,似乎有点怯生,两手都在微微颤抖。可就在娟娟接住包裹刚准备礼貌地说声“谢谢”的瞬间,老头突然举起右手,伸向她的额头,差点碰到她的发际。娟娟急忙躲闪一步,又气又恼,厉声叫道:“你干啥?”

      男朋友听到喊声,马上迈步进来:“怎么啦?”“他,他……”娟娟不想惹事,欲言又止。男朋友看到眼前一幕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怒气顿生,叱责道:“你这老头,想干啥呀?”小伙儿用雨伞指着老头,伞把都几乎挨着老头的鼻尖,厉声斥责:“你就是这样当保安的吗?”只见老头脸上毫无表情,紧闭着嘴,嘴角抽动了一下,似笑非笑,终究没有开口。然后看了她男朋友一眼,又看了娟娟一眼,慢慢地转过身去。

      还好,娟娟的男朋友是政府职员,还算有涵养,没有动粗。娟娟说:“走吧走吧,也没怎么样,咱们快走。”拉着男朋友就往外走。男朋友一边出门还撂下一句话:“你,老头子,以后小心点!”

      娟娟心里暗想,那老头经过这次小小的教训,应该有所收敛了吧。然而,第二天,娟娟发现那老头不见了。而且,几天以后仍没有看到。平时工作忙得要死,娟娟很快把那老头连同那些不愉快都差不多忘记了。只是偶然,那个诡秘眼神还会浮现在她的脑海,挥之不去。

      半年之后,娟娟的婚期到了。婚假,只有院长才有权批准。刚进院长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张口,院长先开口道:“哦,娟娟,恭贺啦!我知道你马上就要结婚了!”

      院长怎么会知道?娟娟羞涩地微微一笑,正不知说什么好,院长又说了:“你来了就好,我另外有事,正想找你呢,坐下说。”

      娟娟顺从地坐在院长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满腹疑惑地望着院长。“这里没有别人,我问你个事。” 院长降低了声调,认真地说,“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世,你是抱养的?”

      娟娟心头一震,答道:“知道,我十几岁就知道。”

      “知道就好。你见过你的亲生父母吗?”

      “没有,院长,您别提这个,我从来也没想认,不想知道他们是谁。您知道,我现在的父母对我非常好……”

      院长打断了她的话:“是的,我知道你现在的生活幸福,我也不是要你认亲。是这样——你还记得几个月前门卫室那个老头吗?”不等娟娟回答,院长继续说着,“他是我乡下老家同村的,我现在才明白他当时为什么找我要在门卫室当保安。”院长顿了顿,继续说道:“他到这里当保安,就是为了看到你,他就是你的亲生父亲。”

      “啊?”太突然了,娟娟吃惊不小。他知道院长不会说错,但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不可能,不可能,我不认识他……”

      “我很少回老家,以前也不知道这事。”院长也不管她说什么,自顾自地劝讲解,“你知道,前多年计划生育抓得很紧,那时候,农村超生户把孩子送人很常见的,不是一户两户的事。你的前面还有两个姐姐……”

      娟娟不等院长说完,抢着说道:“院长您别说了,我不想认,既然他们当年能把我狠心送人,今天就不要相认…….”

      “不,不是要你相认。是这样,他托人送来东西,让我转交给你。”院长一边说着,一边从抽屉里取出一个鼓鼓大信封,“这里面装了一万块钱,说是给你做嫁妆。”

      娟娟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方寸大乱:“不,我不要他们的钱,你退回他吧……”

      “不能退,你一定得收下!唉,退不了啦。你的亲生父亲,就是门卫室那个老头,一个多月前,他已经病逝了。”

    上一篇:龙亭上会 下一篇:【祝福祖国】我和共和国同龄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