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777官网

  •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钱柜qg777官网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我和书的不解之缘

    编辑: 陈玲 来源: 时间: 2019-10-04 阅读: 次 在线投稿

      我和书的不解之缘

      文/陈玲

      四十多年前,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小山村。上有四个姐姐,两个哥哥,父亲走得早,家里的日子过得很是紧巴。

      我从小就喜欢看书,除了必学的课本,基本是没有课外读物的。偶尔姐姐们从小伙伴那里借来几本图文并茂、生动形象的小人书,《烈火金刚》、《西游记》、《铁道游击队》、《小兵张嘎》等等,我都是先睹为快。遇到不认识的字,便借助家里那本皱巴巴的《新华字典》来确认,然后烂熟于心。

      巴掌大小的《新华字典》,是娘买给大哥用的。后来大哥上了联中,字典就依次传给了二哥,三姐,四姐,到了我这里,总目录不见了,汉语拼音音节索引也残缺不全了。我想买本新的,但又怕难为娘。娘攥着劲拉扯大家吃饭穿衣已经很不容易,实在没有能力再掏出钱来满足我的愿望。补充字典的缺页,就是我最简单最快乐的学习方式。

      物质匮乏的八十年代初期,村里还没有普及电灯,蜡烛相对来说费钱,煤油灯唱主角。于是到了晚上,大家家就会有这样一副场景,娘和几个大娘婶子在炕上拉呱,一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子在煤油灯一边拼读一边书写。有时不小心把额前的刘海烫了,发出阵阵焦糊味。大娘婶子们便心疼地说,“咱们都该歇着了,看把闺女困得。孩子啊,可别这么用功。你长得俊,头发烧着了,就丑了。”而后,大娘婶子们说说笑笑地各回各家。

      一九八九年,我去了十几里外的乡镇读初中。虽然家里的生活条件好了很多,却又要给二哥张罗着盖房娶媳妇,所以除了必须要交的学费,我从不向娘多要一分钱。手心手背都是肉,娘知道我上学辛苦,每次返校都会塞给我几毛零花钱。我没舍得花一分钱,即使遇到心馋的小食品,我就装作视而不见。一个学期下来,我终于攒够去书店买书的钱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我人生的第一本课外读物。

      

     

      我给新书包了简单的外皮,课余时间洗净双手,虔诚捧读。如同一只小小的帆船,从狭隘的溪流浅滩迈向广阔的海洋。虽然此事过去三十年了,但当初把书抱进怀里的那种幸福感依然在心头潋滟。

      成长的我,为了生计劳碌奔波,依然不改对书对文字深厚的感情。《平凡的世界》、《呼兰河传》、《雾都孤儿》等名著,遇到好的段落和句子,我都会一笔一划誊写下来,然后细细地品味。

      当感悟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凝聚成了文字,我用诗歌、散文、小品文等不同的题材写出我对美好的讴歌,对往事的记载。天道酬勤,白纸黑字散发的墨香里,也有了我的作品。《长江诗歌》、《青年作家》、《天柱》的编辑老师们给了我的文字一席之地,我收获了比金钱富有的精神滋养。更值得欣慰的是,《今日平度》月份优秀通讯员稿件名单里有我的名字。这得益于书籍的浸润,还有学习的力量。

      现在的我安家乐业,有一间明亮的书房,书房里有一面结实的书架。在我的影响下,六岁的儿子也爱上了读书。伴满着茫茫黑夜,每晚的陪读滋生了无数不可复制的美。当年煤油灯下那个苦读的小女孩,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多年后拥有如此诗意的生活。孩子睡了之后,揽一帘灯光在心上,根据心境选一本书,在书中读世界,读自己。

      

    上一篇:羊肉泡馍 下一篇:倾斜的城市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