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777官网

  •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钱柜qg777官网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

    喀拉达拉的时光(组诗)

    编辑: 王兴程 来源: 伊犁文学社 时间: 2018-12-07 阅读: 次 在线投稿

    喀拉达拉是一个乡村(在这里它是超越于行政区划之外的乡村符号),藏匿于特克斯河畔的杂树与蒿草间,很少有外人知道这个地方。它无声无息。

    一群羊一直跟在我后面

    我还是写到羊 否则没有什么

    能够替代我的乡愁

    空旷的三月 寸草未生

    故乡依旧冰冷

    当枯草 麦茬 抖动的炊烟

    都弯下了腰 我看见一群羊

    在村庄之外按住了大风

    它们抱紧了体内细小的火焰和

    坚硬的铁 它们在用自己的身子

    温暖着冰凉的喀拉达拉

    我想起了那时的故乡 天空苍茫

    时光越来越冷 越来越慢

    一个人离人群越来越远

    ——当我想起了往事 一群羊

    就一直跟在我后面

     

    羊群已远走他乡

    六月的时候 羊群已经走了

    风吹过喀拉达拉 时间空旷 四野空旷

    我在想那一群羊 太阳西斜

    它们正迈着细小的蹄子 徒步远方

    想起故乡 都沉默不语

    这个念头沉重 不能轻易提起

    一只羊的远方能有多远

    谁在终日幻想着一日三餐

    谁还在把故乡的井背在身上

    我也曾在青草疯长的季节远走他乡

    那么长的岁月 千山万水

    都是一个人的流浪

    可我还要回来呀

    或是白雪皑皑

    或是秋风渐凉

      井

    它储藏过正午的太阳 夜晚的月光

    地面上的风动 树影

    还有遥远的天空

    它安抚过一条河的呜咽

    稀释过一个人的泪水和多年的悲伤

    它用一张黑白的底片 保存了一个人

    早年的影子 它的内心有一个人

    无法淘尽的苦水

    几十年了 它送走了那么多的离开

    总有一些人 再也没有回来

    他们将身上的井都留在了外乡

    这么多年 我遗忘了一口井

    甚至还遗忘了一根井绳

    和它系着的吊桶

    其实不是我遗忘 是我不敢去想

    那个多年一直悬着的命运

    在喀拉达拉 一个下午的时分

    我在井台上坐着 看着几根蒿草

    在井沿边不停地摇晃

    昨天的风还在吹

    昨天的风还在吹

    它正吹过那个低矮的村庄

    和它身后那片荒凉的麦地

    它们把一个孩子吹得慌里慌张 一路小跑

    吹得白杨树捂着光溜溜的身子

    不断发出尖叫

    那些风从遥远的地方吹来

    又吹到遥远的地方去

    一直没有停下来

    喀拉达拉的三月 春天来得太晚了

    它们真好像要把一个人吹到遥远的过去

    这时候你要在就好了

    你可以好好看看我那时的模样

     

      低处的黄昏

    鸟雀一下就散了

    几根模糊的电线杆直刺天空

    天空更加低矮

    远远的有几个人走过 看不清面容

    这黄昏的暗影里 有很多情景像早已

    发生过 而下一刻

    又将要发生一些事情

    ……我目睹了这一切 却无从表达

    几十年了 我看见自己还在那里

    为前程迷茫 为命运忧伤

    那些风继续吹过来 大片的衰草匍匐

    在地

    一生的远方遥遥无期

      库克苏河

    经过喀拉达拉的时候

    它的水面开阔 沉稳 风平浪静

    它的浪花淘尽了

    那么多的泥沙 沉入水底

    终于进入了一段炊烟的生活

    那么多的水鸟在空中盘旋 俯冲

    它们到中流击水 或顺流而下

    截取了一条河最好的光阴

    我从未去过的对岸 远远的沙棘

    红柳 白蜡 随风起伏的白毛草

    黄昏的时候 随着哗哗的水声 它们

    都闪着隐秘的光芒

    我知道一条河的不可到达 只能在

    某一段时光里和它相遇 它的

    深浅莫测 温柔中的冷 这多像

    一个人和另一个人

    几个挖沙的人走在河床上 身影模糊

    他们把拖拉机的声音弄得很大

    把浓烟一次次喷向天空

    夕阳沉入水中

    水面被瞬间染红 像谁的血

    在喀拉达拉 我终于看到了它的长河落日

    远山苍茫

      那些草

    没有生长在唐诗里

    也不认识长亭和古道

    除了我 没有用过一杯酒

    送走一位王孙故人

    在喀拉达拉 这些没见过世面的草

    它们一生守着清贫的日子 忙忙碌碌

    六月的光阴很慢

    它们会搀扶着跳起小小的舞蹈

    也会匍匐在地 彼此握紧对方的根

    这些——

    和我有着多么相似的命运啊

    这个命运会让一粒草籽落到哪里

    都活得很小心

    六月的草 一望无际

    它们在大风里摇曳 又悄然静止

    它们会望一望山外的夕阳

    但不曾想过远离

    上一篇:风再起时 下一篇:那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